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ow Bad Can I Be

FOR YOUR TOMORROW WE GAVE OUR TODA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沟通 (2)  

2012-10-04 22:59:40|  分类: 家庭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帅没有送到外面机构去接受过介入训练,坦率说,原因有两个:
1. 费用非常高,如果选择一对一的训练,1周2-3次,且不说路途的奔波,花费大量时间精力,就这课程费1个月费用近RMB10,000的开支,以我们现在一个人工作养家糊口的经济状况,负担不起;
2. 我不能接受小帅和低功能的孩子一起训练,他的判断能力还很弱,和低功能的孩子一起,他有样学样,变得更差;又或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,一点不进步。

小帅参加过专门给接受特殊教育的孩子们开的运动会(学校组织参加,我要签字同意),我陪同过一次,场面很感人。有坐轮椅的,有脚部上固定支架的,有患唐氏综合症的,还有各种表面看上去非常正常(象小帅一样)的孩子,分不同组别,参加各种项目。大家都热烈地给孩子们加油鼓劲,只要参与了每个孩子就都有相应的Ribbon,以培养孩子的自信心。
小帅的运动协调性很不好,但在这个运动会上他拿了一个第一,2个第二,还有几个3、4、5名。他表现有点开心,因为在学校和普通孩子一起的运动会,他根本拿不到一个Ribbon。
不过,我也观察了,小帅小班的同学只有他和另一个孩子参加了这个运动会,其他的孩子应该是家长不同意自己孩子参加,没签字。
回到家,我告诉先生运动会的情况,先生没啥反应,过了会儿咕噜了一句:“明年我们也不参加”残奥会“了。”

小帅不象普通孩子,会有很兴奋的事,很想做的事,他总是一种“处变不惊”的淡然样子。
记得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的国庆,带他去香港维多利亚港看烟花,那是一场盛大的庆祝。伴随暮色苍穹绽放出绚丽夺目,流光溢彩的花朵,倒映在维多利亚海湾,周围人都情不自禁发出赞叹声。
小帅骑着爸爸脖子上,就那样睁着眼表情平淡地看着,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
问他“好不好看?”,他例行公事地回答“好看”。我心里嘀咕“他怎么了?也许他不感兴趣?”。

那时,我们之间的对话模式通常是:“小帅,你喜欢什么?”。
没反应。
我:“你喜欢XX吗?"
"喜欢。”
“你想去XX吗?”
“想去。“
感觉是我们在帮他选择,拿主意,他只要表个态就好,而且从来都是平淡的,例汤,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。

为了和他沟通,弄明白他真正喜欢什么,想要什么,我从陪他玩开始。
我相信,没有人比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孩子,更有针对性地明白他的需求,满足他的需求。 
2、3年级时他喜欢上了电脑游戏 -- 可以。每个周五放学后,我和他联网打游戏,通常2-3小时,周六也陪他玩几个小时,如果有邻居小朋友愿意,也约着一起到家玩。
这样他开始盼周末,周五回家的路上慢慢会比较兴奋了。他没有玩伴,没有朋友,我就做他的玩伴。他开始输不起,快输了,就气急败坏地断然退出,不管其他人;我教他,不过是个游戏而已,我们可以再来过。教他自律,玩可以,但是有规定的时间。教他,不能沉湎于游戏中,不能上瘾。
这样持续了快一年,后来又给他买Wii (电视游戏),运动性更好些,让他尽情玩。平日里,在我开始做晚餐时,就催他在客厅玩Wii。

他现在对电脑游戏自律能力比较好,叫他做什么,他玩完手头那一节,就可以放下,结束。我很满意。

通过游戏,他慢慢把我当成他的同伴,不再是”发号施令“的妈妈。
而我,如果做了不对的事,或后悔的事,就坦率的对他说”妈妈刚才不应该那样,对不起,请原谅。“
我鼓励他说学校里发生的任何好的、不好的事,颠三倒四也行,只要说出来,敢于说出来,再教他如何组织语言顺序。

我们之间的沟通机器开始运作了。
 本文用菊子曰发布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